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世界自然基金会 > 进化了1.3亿年,会灭绝吗?浅谈过去44年全球蛇类贸易情况

进化了1.3亿年,会灭绝吗?浅谈过去44年全球蛇类贸易情况


提起蛇,

有些人会感觉神秘,

还有不少人会感到害怕。

 

但与一些濒危动物一样,

牠们中的一些成员也面临着生存威胁,

像是栖息地破坏、过度开发、

被当作异宠进行宠物贸易等等。

 


全球蛇类贸易

野生蛇类的种群数量被认为一直在减少[1],但由于缺乏相关数据,还无法准确评估其保护工作和人类开发活动的影响。


在全球范围内,有关蛇类的贸易从蛇皮及其制品、宠物行业,到传统药物、食物等等,这对其野生种群造成了潜在的不利影响[2,3,4]。



网纹蟒(Python reticulatus),泰国岗卡章国家公园 © WWF-Aus / Tim Cronin

此外,这种贸易不仅令许多蛇类面临生存威胁,还可能导致外来物种入侵、病原体和疾病媒介的引入,从而对人类健康甚至整个生态系统都构成了潜在的威胁[5,6]。

但以往的研究只对爬行动物活体的国际贸易进行了描述,或者只针对某些特定国家,而没有对全球蛇类贸易进行详细的分析。

为了量化这些风险,上个月发表在《生物保护》(Biological Conservation)上的一项研究[7],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贸易数据库为基础,对1975-2018年间记录的蛇类贸易数据进行分析,发现
这44年里共有近630万条列入CITES附录的蛇物种活体和3450万张蛇皮及制品被贸易。

 

贸易数据细化

《CITES公约》于1975年生效,它所维护的贸易数据库包括了所有缔约方(183个国家/地区)的进出口报告的贸易记录[8]。

部分合法的国际蛇类贸易受到《CITES公约》的管制,其中被列入CITES附录的蛇类共有164种(包括2个亚种),涵盖了毒蛇和无毒蛇[9]。

本次研究发现,在1975-2018年期间,全球蛇类出口量超过了4000万条,平均每年有近100万条濒危/受威胁的蛇类在国际市场上被合法出售,其中76.1%为附录II物种。蛇类贸易主要用于商业用途,占整体贸易的64%,其中最常见的贸易形式为蛇皮类和活体蛇。


缅甸蟒(Python bivittatus) © WWF / Urs Woy

蛇类贸易中占主导地位的是蟒蛇,占整体贸易的49.9%,主要贸易形式为蛇皮类和活体蛇,其中较为常见的物种包括网纹蟒(Python reticulatus)、球蟒(Python regius)和缅甸蟒(Python bivittatus)。现在,网纹蟒在划归新属后重命名为Malayopython reticulatus;缅甸蟒在过去曾被归类为印度蟒(P. molurus)的亚种。

其次,游蛇科(Colubridae)下物种占整体贸易的36.8%,主要贸易形式为蛇皮类。在1986年和1990年有明显的贸易高峰,其中较为常见的物种为滑鼠蛇(Ptyas mucosa)。

在出口商报告的蛇类贸易中,毒蛇占整体贸易的10.8%,主要贸易形式为蛇皮类和活体蛇,其中较为常见的物种为爪哇喷毒眼镜蛇(Naja sputatrix)、印度眼镜蛇(Naja naja)和圆斑蝰(Daboia russelii)。

就蛇活体贸易而言,它占了整体蛇类贸易的15.4%,在1975-2018年期间,共有近630万条公约附录中的活体蛇被贸易。据出口商报告发现,从加纳出口的活体蛇最多,其次是印度尼西亚、多哥和贝宁;最大的活体蛇进口国是美国,其次为中国和德国。

 


蛇的来源,与贸易的地理模式

虽然自2000年以来,越来越多的蛇类贸易来源从野生转向人工圈养繁殖,但根据CITES的记录显示,在2015年至2017年间,仍有60%以上为野生物种。

其中,毒蛇贸易的来源主要为野生物种 —— 其中蝰蛇科(Viperidae)和眼镜蛇科(Elapidae)下物种的野生来源占比分别为97.8%和96.4%;相比之下,蚺科(Boidae)和蟒科(Pythonidae)下物种则分别为41.3%和76%。

贸易额最高的野生蛇类是网纹蟒,占所有野生蛇类的40.4%。另外还发现,尽管缅甸蟒已被IUCN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易危[9],但仍有相对大量的野生物种被贸易(近2.1万条)。

在出口商报告的1975-2018年间贸易流中(包括再出口),印尼是最大的蛇出口国,从印尼到新加坡的贸易量是最大的(近1296万条),主要是商业用途。

如果只考虑活体蛇的贸易流,那么大部分的贸易则来自加纳、印尼和越南,其中从加纳到美国的贸易量是最大的(近79万条),大部分为蟒科下物种,亚洲地区的活体蛇贸易则主要为游蛇科物种。

通过对比活体蛇贸易的时间变化发现,美国一直是最大的进口国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出口方发生过一些变动。从1980-1984年,泰国出口至美国的贸易额是最大的;之后在1990-1994年,加纳、多哥、贝宁和哥伦比亚成为了该期间的主要出口国;1995-1999年,印尼开始向美国和中国出口;自2000年以来,加纳、贝宁和多哥主要向美国市场出口蛇类制品,而越南和印尼则主要向中国市场出口活体蛇。

 

保护工作的展望

在过去的44年里,全球蛇类贸易一直由商业用途的蟒蛇贸易所主导,包括蛇皮类和活体蛇等贸易形式。近几年来,蟒蛇的总体贸易额有所下降。

牠们的蛇皮制品从东南亚地区出口,被运输至欧亚大陆和美洲地区[3,11],这种贸易对提高东南亚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有帮助,而且可能是可持续的[12]。


待售的蛇皮制腰带,印尼雅加达,1990.6 © Rob Webster / WWF

但因为《CITES公约》贸易数据库主要依赖于各个缔约方的自发报告,这可能存在着将野生捕获的蛇误报为人工圈养繁殖来源的现象[13]。例如许多从南美出口的蟒蛇被报告为来源于养殖场,但其真实性并没有被核实。

蛇类贸易不仅增加了出口国家野生蛇类数量减少的风险,还可能影响进口国家的生物多样性和本地物种保护。例如,被作为宠物而广泛贸易的缅甸蟒已成为佛罗里达州的外来入侵物种[14]。

其次,毒蛇的活体贸易也存在着健康安全隐患。因为大多数毒蛇贸易都来源于野生捕获,捕获者、商贩、参与运输者等都有被蛇咬伤的风险。例如贸易额较高的圆斑蝰,就是“印度四大毒蛇”之一。

此外,介于目前已知的蛇类约有3700种,但该研究数据仅涵盖了被列入《CITES公约》附录的164种蛇,这意味着还有很多种蛇的合法和非法贸易未被涉及。

尽管如此,本次研究的数据还是帮助揭示了蛇类贸易的来源与趋势,也提高了我们对总体情况和相关风险的了解。


资料整理&编辑:鹅子
排版:捷西



本文数据资料来源:
➤ Forty-four years of global trade in CITES-listed snakes: Trends and T implications for conservation and public health (2020)
➤ https://therevelator.org/snakes-traded/
[1] Reading, C.J., Luiselli, L.M., Akani, G.C., Bonnet, X., Amori, G., Ballouard, J.M., Filippi, E., Naulleau, G., Pearson, D., Rugiero, L., 2010. Are snake populations in widespread decline?

[2] Alves, R.R.N., Neto, N.A.L., Santana, G.G., Vieira, W.L.S., Almeida, W.O., 2009. Reptiles used for medicinal and magic religious purposes in Brazil.
[3] Kasterine, A., Arbeid, R., Caillabet, O., Natusch, D., 2012. The Trade in South-East Asian Python Skins. International Trade Centre, Geneva. Available from http://www. intracen.org/uploadedFiles/intracenorg/Content/Publications/The%20Trade%20in %20Southeast%20Asian%20Python%20Skins%20for%20web.pdf.
[4] Jensen, T.J., Auliya, M., Burgess, N.D., Aust, P.W., Pertoldi, C., Strand, J., 2019. Exploring the international trade in African snakes not listed on CITES: highlighting the role of the internet and social media.
[5] Karesh, W.B., Cook, R.A., Bennett, E.L., Newcomb, J., 2005. Wildlife trade and global disease emergence.
[6] Lockwood, J.L., Welbourne, D.J., Romagosa, C.M., Cassey, P., Mandrak, N.E., Strecker, A., Leung, B., Stringham, O.C., Udell, B., Episcopio-Sturgeon, D.J., Tlusty, M.F., Sinclair, J., Springborn, M.R., Pienaar, E.F., Rhyne, A.L., Keller, R., 2019. When pets become pests: the role of the exotic pet trade in producing invasive vertebrate animals.
[7] Fleur Hierink, Isabelle Bolona, Andrew M. Durso, Rafael Ruiz de Castañeda, Carlos Zambrana-Torrelio, Evan A. Eskew, Nicolas Ray.  Forty-four years of global trade in CITES-listed snakes: Trends and T implications for conservation and public health, 2020
[8] https://www.cites.org/eng/disc/what.php
[9] Species+, https://www.speciesplus.net/, 2019
[10] IUCN, June 2019
[11] Shine, R., Harlow, P.S., 1999. Reticulated pythons in Sumatra: biology, harvesting and sustainability.
[12] Natusch, D.J.D., Lyons, J.A., Riyanto, A., Mumpuni, Khadiejah, S., Shine, R., 2019. Detailed biological data are informative, but robust trends are needed for informing sustainability of wildlife harvesting: a case study of reptile offtake in Southeast Asia.
[13] Fogel, D., 1997. Captive Husbandry and Propagation of the Boa constrictors and Related Boas.
[14] Dorcas, M.E., Willson, J.D., 2011. Invasive Pyth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Ecology of an Introduced Predator.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