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20年地球一小时,我们以“为地球发声”为活动口号,引导更多人关注生物多样性;我们也开启“发声”栏目,帮助你对地球了解更多。


草原——地球的皮肤

草原是地球生态系统的一种,主要分为热带草原和温带草原两大类型,是地球上分布最广的植被类型。人们把森林比喻为地球的“肺”,把湿地比喻为地球的“肾”,也把草原比喻为地球的“皮肤”。

把草原比作皮肤,不仅仅因为它面积大,还因为它像“皮肤”一样也具有代谢、保护和呼吸等功能。由于草原的降雨较少,其植被往往有发达的根系,从而具有防风固沙、涵养水源、固碳释氧、调节气候、维护生物多样性等多种重要生态功能。

 

©WWF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草原植被比森林不怕火的一种特性的反映,除了火,草原上的草也不太怕被吃。只要不过度放牧,草原就能一直保有稳定的再生能力。从古至今,滋养着人类的游牧一族。

就像皮肤一样,草原最怕表面被翻开或被开沟排水,从而造成地表上下生命组织通道被切断,或根系再也触达不到地下水而死亡。伴随着死亡,原来被吸收的二氧化碳将重新排放到大气中,还尽失原有的其它生态功能,甚至迅速沙化,在短时间内使得上千年或上万年才形成的稳定的草原生态系统毁于一旦。一旦遇到大风,沙尘就可能被卷起来,形成沙尘暴。

 

天苍苍 野茫茫

中国人从小因为《敕勒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句诗,即便从未有机会到过草原,也会对草原有各种美好的想象。

有着悠久的农耕文明,但人均耕地极低且人口最多的中国,仍有幸保有近4亿公顷天然草原,约占全球草原面积12%,位居世界各国第一,这是令很多人所想不到的。中国草原资源占国土面积的40.9%,是耕地面积的2.91倍,森林面积的1.89倍。这里有1.7万多种动植物物种,是维护我国生物多样性的重要基因库,也是“中华水塔”和防沙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

虽然我国草原仍存在着过度放牧等制约草原的保护与发展的问题,但总体上我国在保护和利用草原方面,还是充分重视了其生态价值。例如1985年我国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用法律手段来保证对草原生态功能的有效保护和恢复。根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019年公布的情况,我国草原保护建设成效显著,草原生态有明显改善【1】

但放眼全球,目前占大约全球陆地面积26-40%的草原生态系统却面临巨大威胁。不可持续的人为活动是造成草原大量减少和退化的主要原因。位于巴西塞拉多的稀树草原,是目前全球草原所遭受劫难中最具代表性的,也是目前令世人最为关切,并紧急呼吁各方采取得力行动加强保护的地方。

 

塞拉多——长在地下的“亚马孙雨林”


俯瞰塞拉多©WWF

塞拉多稀树草原是全球最知名的热带稀树草原之一,其生态区位于巴西中部高原,比邻亚马孙雨林。生态系统亚类包括:森林稀树草原和山野稀树草原。塞拉多稀树草原是巴西除亚马孙雨林之外第二大生态区,面积约为2亿公顷,占巴西陆地面积的21%,比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国土面积之和还大【2】

塞拉多稀树草原边界的雨林和亚马孙雨林之间存在动态扩张和收缩的关系,生长在塞拉多的灌木,为了在干燥的环境下获取更多的水分,往往将发达的根系深扎到地下深处,盘根错节的发达根系甚至长得比树冠还要大,其规模往往是地上可见部分的两倍以上。这很有助于吸收和储存充足的雨水,并为全年分配水分,因此它也常被称为“倒长着的雨林”。

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塞拉多的农业活动还非常有限,人口也不多。巴西政府为了发展内地经济,推出了许多政策与措施以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如通过农业补贴鼓励人们到塞拉多发展农牧业。

不幸的是,塞拉多的农牧业发展,是以大量开垦具有高生态保护价值的稀树草原来实现的。目前约有46%的塞拉多稀树草原已完全转为大豆田或人工牧场等,仅有19.3%还保持着原始植被状态,其中仅有7.5%被官方列为保护区(在亚马孙是46%)。依据巴西森林法,在塞拉多私人拥有的土地的20%要作为保护地(而在亚马孙则是80%)。根据WWF2019年的评估,塞拉多过去四年中平均每年的草原开垦率为68万公顷,相当于平均每三个月就会失去一片面积相当于伦敦大小的草原面积【4】



着火的塞拉多草原。©WWF

看得见的需求,看不见的代价

大豆是塞拉多被开垦的主要原因。

大豆栽培起源于中国【5】。1765年,第一批大豆种子抵达北美洲大陆,但一开始并没有发展为美国大农场的作物。此后大约150年,大豆只是北美庭前屋后的奇异观赏植物。到了1920年代末期,随着大豆油市场的悄然兴起,大豆从庭院迈入了田间被广泛种植。到了1950年代,人们对肉蛋奶的需求攀升。由于没有新的牧场,农民们开始给家畜喂食豆粕。到1960年,豆粕已经成为大豆的主要加工品,而豆油退居第二。

二战后,美国大豆产量飙升,到60年代垄断了大豆出口。1972年,前苏联作物歉收,随后全球粮食和大豆价格在1970年代中期飙升,美国为了抑制国内粮食价格通胀,开始禁止大豆出口。作为全球大豆进口大国,日本很快转向寻求另一些替代美国的大豆供应国。此时巴西也正在寻求新作物的出口,再加上鼓励人们到塞拉多等地发展农业,很快巴西就成为了全球主要的大豆出口国。

提起大豆,它以多种形式出现在我们的饮食中,往往超出你的肉眼所见。


这些食材的背后都有大豆的踪影。图片来自http://hiddensoy.panda.org/

除了植物油之外,大豆背后隐藏着的是人们对于肉蛋奶的消费。随着2050年全球人口将有可能超过90亿,总人口的增长将持续推动大豆持续增长的需求,与此同时,生物燃油的需求增加也将进一步促进对大豆的消费增长。

人们口腹的需求被重视,而自然付出的代价却被无视,大片塞拉多的草原就这样被开垦了。

 

价值媲美雨林,亟待加强保护

在巴西,因为农牧用地转化而破坏的生态系统,亚马孙更加广为人知。

亚马孙雨林的大规模开发始于1960年代末,起初开垦的土地绝大部分用于养牛。1970年代,泛亚马孙等公路的建成更加便于人们进入亚马孙雨林。1996年,巴西联邦政府颁布了有利于推动亚马孙农牧产品贸易的“坎迪尔法”后,亚马孙被迅速卷入全球贸易的浪潮。2001年欧洲大力推进植物蛋白饲料以后,大豆需求继续狂奔。1999年到2004年,亚马孙雨林的大豆种植面积每年都增长15%以上,同步19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数据显示,每年有超过2.5万平方公里的树木被砍伐——这一面积比美国新泽西州还大。亚马孙的毁林趋势也引起国际上诸多环保组织和学者们的关注。


大豆种植田与未被破坏的塞拉多草原交界©WWF

亚马孙大豆的出口,一开始主要流向欧洲市场,大部分作为饲料进入到家畜产品的供应链中。环保组织和学者们开始意识到产品供应链和消费所负有的责任,指出快餐、零售行业等所销售的肉类使用了来自亚马孙的毁林大豆,向公众呼吁关注这些产品供应链的不可持续性,直接喊话公众通过消费做出选择。

这一举措对环保意识较早觉醒的欧洲消费者十分有效,市场的呼声推动了终端消费企业行动起来,与环保组织站到了一起,并通过供应链传导压力,至其上游的在巴西的跨国粮商以及当地农场主,呼吁他们放弃在亚马孙的毁林开垦。与此同时,提供金融杠杆的国际金融组织,在环保和学界持续推动下,暂停了对亚马孙毁林大豆粮商的贷款。这场交锋以2006年四大跨国粮商签署《亚马孙大豆毁林暂停协议》(Amazon Soy Moratorium以下简称“《协议》”)而告终。

在《协议》签署后,巴西央行于2008年7月颁布了3545号决议,禁止各银行向亚马孙地区存在非法毁林行为的任何个人或单位提供贷款,要求贷款人必须出示进行农业生产的土地产权证明,从而进一步加大了遏制亚马孙毁林的力度。根据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协议》签署之前的2年内,亚马孙生物区域内约30%的大豆扩张是通过砍伐森林实现的;但《协议》实施以来,特别是在巴西央行开始推行3545号决议的2009年,亚马孙地区毁林面积减少了73%。达到明显的效果【6】。《协议》的本质是市场与供应链的力量撬动了上游的相应环境保护行动。如果同样的模式应用在塞拉多,也会有效地抑制大豆种植在塞拉多所引起的稀树草原的大肆开垦。


大豆收割©WWF

大豆的需求不断上涨,塞拉多不再开垦,两者是否可以兼得?

自《亚马孙大豆毁林暂停协议》实施以来的十年里,通过在已开垦的闲置土地上的种植,亚马逊的大豆产量增长了400%【7】

同理,在塞拉多有4000万公顷的已经开垦的闲置牧场适于种植大豆,这是未来每10年新增大豆产量所需耕地730万公顷的5倍以上。再加上通过提高单产,还可以新增相当于上百万公顷的耕地。因此,未来几十年完全可以不用靠开垦新的草原,同样能满足市场对大豆需求的增长和当地经济发展的需要。

这样,塞拉多尚未开垦的稀树草原就可以得到有效保护,从而使该地区甚至巴西更大地区的气候的调节和水源涵养等生态和生产有了保障,并且惠及全球减缓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

 

以负责任消费,为草原发声

情况虽然岌岌可危,希望依然存在。

2017年9月,巴西的社会团体联合起来发动了《塞拉多宣言》。该宣言强调了因大豆种植产业以及畜牧业扩张所造成的森林和自然植被损害的速度和范围,并且呼吁各国政府、购买者和投资者为共同保护巴西的稀树草原立即采取行动。

2017年10月25日,欧洲23家公司对《塞拉多宣言》宣言发表了一项支持声明(SoS),表明了他们希望与其它全球利益相关方共同行动,共同制止对巴西塞拉多草原稀树植被的开垦。到目前为止,签署支持SoS的机构已经超过了150家【8】


塞拉多草原的美丽景色©WWF

中国是全球特别是巴西大豆的最大进口国,中国从巴西进口的牛肉数量也在迅速增长。中国通过负责任的进口和消费,可以推动塞拉多的大豆和牛肉产业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自2017年10月,WWF中国与中国肉类协会以及70家中国肉类行业龙头企业联合发布和签署了《中国肉类可持续发展宣言》,承诺通过管理供应链,在保护热带雨林和草原等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向中国市场提供来自用可持续方式生产的各种肉类。这就要求中国肉类产品供应链上下游的所有利益方一起行动,包括大豆和肉类贸易商、饲料加工商、零售业及金融机构等。我们希望这些中国厂商能够与国际商业伙伴或同行一道,通过负责任的联合行动,来确保在满足我们对美味和营养的需求的同时,也确保包括塞拉多在内的全球草原免遭继续开垦。

作为消费者,你可以更加关注食物背后的来自自然的声音,了解更多消费选择对自然的影响,向企业要求对自然更友好的产品和服务,和我们一起为自然代言。


本文作者 金钟浩
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高级顾问、WWF中国市场项目全球领导小组成员。曾任WWF中国市场项目主任、中国林产品公司部门经理和合资企业副总经理、北京林业管理干部学院经管系副主任、副教授。

WWF中国市场转型项目经理于鑫、传播专员李诗心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1]中国林业网《图解中国草原保护情况》http://www.forestry.gov.cn/main/198/20180822/165623356211956.html
[2]https://www.worldwildlife.org/places/cerrado
[3]中国绿色时报。朱永杰《动物之家稀树草原》
[4]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15549179_Moment_of_truth_for_the_Cerrado_hotspot

[5]基因农业网《中国人对大豆的爱与愁》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84085713&ver=2213&signature=zhqqeFjIgYT1-iv8wjQEyMzpQlGCkUU12oTxwHqlunIO0SLKn-qelW9rvC8jRZkQtEp4cFhZKEWjIk-qx06DCYhzzm5bzBrMwyj2EXIPpHGakVoWfeusWv3YNO-qWg6z&new=1
[6]Amazon Soy Moratorium: defeating deforestation or greenwash diversion?https://news.mongabay.com/2017/03/amazon-soy-moratorium-defeating-deforestation-or-greenwash-diversion/
[7]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59378014001046
http://biomas.agrosatelite.com.br/img/Geospatial_analyses_of_the_annual_crops_dynamic_in_the_brazilian_Cerrado_biome.pdf
https://www.inputbrasil.org/wp-content/uploads/2016/11/The-expansion-of-soybean-production-in-the-Cerrado_Agroicone_INPUT.pdf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35433977_Soy_expansion_in_Brazil's_Cerrado
[8]https://cerradostatement.fairr.org/

话题:



0

推荐

世界自然基金会

世界自然基金会

27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作为第一个受中国政府邀请来华开展保护工作的国际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在中国的工作始于1980年的大熊猫及其栖息地保护,志愿者超过500万名。 WWF的愿景和使命是遏止地球自然环境恶化,创造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未来。 为此我们致力于:保护世界生物多样性;确保可再生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推动降低污染和减少浪费性消费的行动。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0年 27篇